1. <dd id="wupxe"></dd>

    <rp id="wupxe"><object id="wupxe"><input id="wupxe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
  2. 中材裝備制造 高嶺土公司
    技術裝備研發 裝備制
    訪談:宋志平談“兩材合并”內幕
    來源:何伊凡 2016-09-14 16:00  點擊:
      
     八月,央企最受關注的大事是"兩材合并",22日,經國務院批準,中國建筑材料集團有限公司與中國中材集團公司實施重組,新集團總資產超過5000億元。
     
      兩材合并早已醞釀多年,雙方業務高度重合,特別在水泥領域。中國建材以十年之功,聯合重組了900多家水泥企業。組建起中聯水泥、南方水泥、北方水泥、西南水泥四大水泥公司,而中材集團一家,則擁有天山股份、寧夏建材、祁連山、中材股份四大水泥生產上市公司,這顯示了其對上市公司的資源錯配。
     
      實際上,自2003年國資委成立至今,推動央企資源優化配置一直是核心工作。今年兩會期間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提到,今年一項工作重點是推動央企調整重組,優化布局結構。就在9月6日,國資委召開了中央企業產業重組合作整合座談會,宣稱有8家央企在相關領域實現了聯合協作,包括中航工業、兵器工業、兵器裝備、中核建設、國機集團、保利集團、中國國新和中國一重。當前央企重組,已經成為去產能的重要手段,水泥行業更在靠近靶心的位置。
     
      不過,行政力量推動下的央企合并,往往存在“合而不整”的情況。對于并購經驗豐富的宋志平而言,如何面對交到自己手上的這個難題呢?以下為訪談實錄。
     
    宋志平訪談實錄
     
      何伊凡:兩材合并其實是國資委推動的,不是市場化的推動對吧?
     
      宋志平:我覺得這兩方面都有,一方面是央企的合并、重組,國家希望在打造又強、又優、又大的,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這樣的大的企業集團方面,要邁出新的步伐。那同時從市場來看,我們兩家有很多同質的業務,這樣的話,我們結合起來能夠有更大的協同效應,能夠優勢互補。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,它既是國家的政策,有國資委的推動,同時又符合企業利益,符合市場的基本規律。
     
      何伊凡:現在國家在倡導去產能化。這件事和去產能化是否有直接的關系?
     
      宋志平:是有關系的,因為你看,全世界的發達國家,過去它們在結構調整的過程中,其實每一次大的去產能,都是和大的重組、企業重組相伴的。也就是說企業重組了之后,更有利于企業去關掉一些低效、無效和落后產能。所以,其實以我的觀念來看,中國無論是鋼鐵、煤炭、水泥、有色金屬等等,現在要解決過剩的一個基礎性的方法,就應該是聯合重組,用新的聯合重組企業,自身來去掉自己的產能,應該是走這樣的一個道路。
     
      何伊凡:并購整合最難的部分是文化的部分,特別是兩大國企整合,我不知道您對這方面會有什么樣的部署?
     
      宋志平:文化整合是企業重組能否成功非常重要的一環,這兩個企業好在我們都同根同源,原來都是國家建材局的企業,一分為二。以前老講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那現在大家又重組到一起,應該說我們的基礎的文化是一致的,但是這些年,大家等于說也有競爭,也時有競爭。
     
      但是在競爭中,大家也發展,都壯大起來了,今天重新走到一起,也不一樣了,我用個詞是鳥槍換炮了。當年從建材局出來時,我們一人扛著一根鳥槍。但是這十幾年來,在國資委領導下,我們都換成了大炮,F在結合在一起,應該說我們就很有實力,文化相近。所以現在重要的是什么呢?其實就是我們如何把雙方過去的優勢的文化,把它融合起來,形成一個新的文化。我想這個還充滿信心,因為我本人也喜歡研究文化和企業思想戰略,我也比較喜歡研究這些東西,我想這方面很重要。這次肖亞慶主任,在我們的成立大會上專門講到了你剛才講的這段話,亞慶主任說,其實重組非常重要,但是他第一個就講,一定要有個清晰的戰略,戰略非常重要,到底你怎么發展。中間他還講了,文化融合是重組的關鍵。所以說兩家企業關鍵要把文化融合好。最重要的是在融合過程中,如何發揚先進的、好的文化,如何摒棄掉落后的和壞的文化。也就是說在重組的過程中,我們應該是把優勢文化來進行發揚,來進行弘揚優勢,在這方面,我還是挺有信心的。
     
      何伊凡:兩家公司有一部分重合業務,這一部分怎么辦呢?
     
      宋志平:其實重組,很大任務就是將這些重合業務高度地整合在一起。我們重組過程中也是有一些規劃的,可以滿足證監會的要求。例如如何減少同業競爭等等,把它組織起來。昨天我在講話里專門講到一個,說構筑大的上市公司平臺,其實講的也就是這個意思。因為對央企來講,我倒不太贊成央企有很多小的上市公司,那些小的上市公司,應該是一些民營企業做的,國家大的央企,每個上市公司都應該是一個大平臺,應該把這些相關的業務組織成大的上市公司平臺,這是我對未來的一個想法。
     
      何伊凡:這次合并對于國資委來說,它醞釀了多長時間?
     
      宋志平:兩材合并是個老話題。說實在,可能如果早的話,能追溯到十年以前,國資委就一直在探討這兩家應該合起來。那么在2014年的時候,當時一位領導在視察我們中國建材集團的時候就明確提出來:你們兩家公司應該組合在一起,去年他在視察中材的時候也提出來了。從去年開始到今年,尤其是今年,國資委開始發力,發力推動這個重組。
     
      當然也要水到渠成,我們兩家公司領導進行了多次的溝通,圍繞著很多具體的問題。因為重組,你知道是個復雜工程。所以我們圍繞了很多問題,最后達成了共識。那么最后上報國資委報國務院,國務院批準了這個合并,國資委又給我們下發了通知,所以今天這個重組就順利形成了。應該說醞釀時間比較長,推動時間差不多兩年左右,但是今年更快地、更大力度地推進,應該說整個工作做的:方向正確,水到渠成。
     
      何伊凡:您談到了一個文化優勢的問題,很多人認為民企是有非常鮮明的文化優勢的,但是央企的文化優勢是什么?特別是兩家大型的央企合并到一起,那么這個文化優勢是疊加性的嗎?
     
      宋志平:講到企業的文化,我覺得可能央企更重視。其實央企是有鮮明特點的,是吧?也就是把經濟責任,社會責任,政治責任和國家責任,把它高度融合在一起。同時央企隨著它的改革,那么它也進入市場,同時也把市場里的競爭意識,是吧?競爭的文化,拼搏的精神,企業家精神,也高度地融合在一起。我覺得央企也在向民營企業學習市場的文化,而民營企業也應該向央企學習,站在更高的道德高地來看待企業發展。
     


    對技術是否有興趣?
      有興趣,只是了解。
      有興趣,希望合作。
      沒興趣。
        

    交通路線

    蘇州中材非礦設計研究院

    跑得快真人版